行业领跑者!

打人、欠款、虚假宣传...国内音乐演出事故频出

文章来源:两安新闻网 发布日期:2019-11-08 16:26:11
浏览次数:3136

照片来源@未播放

文|《裸乐》(身份证),作者| 23,编辑|范志辉

"着火的压力等."——10月6日,乔尼·杰发布了这样一条微博。

事件发生在10月4日,当时乔尼·j的舞台技师罗布被约洛音乐节“小白哥哥”的主人毫无过错地扇了一巴掌。

当时,各种新闻满天飞,许多网民开始谴责组织者的不合理行为。其中,不乏对艺术家方琼瑶本人尚未发声的抱怨。10月6日,乔尼·j终于发出了他的第一个声音。晚上8点,jony j连续发布了另外5条微博,并表示他将取消今年剩余时间里所有yolo音乐节的演出。

或许在艺术家和公众舆论的压力下,小白鸽·王小川在乔尼·j发表微博后十分钟内就在微博上公开道歉。很快,“小白格道歉”一词在热门搜索中被推到了第五位。

对“殴打事件”的广泛关注背后,不仅是幕后表演者权利的维护,也是现场音乐领域长期存在的违规现象。

时间回到了10月5日,这应该是全国庆祝国庆节的时候。一则关于“乔尼j舞台技师罗布被yolo音乐节老板扇耳光”的新闻在社交平台上迅速传播开来。

客户罗布(Rob)连续发布了三条微博,称他在正常工作期间被yolo音乐节的老板扇了一巴掌,扔出了舞台。根据罗布的描述,当他在演出前一天去现场调试时,他发现设备不符合以前要求的设备,并试图沟通解决。

然而,它适得其反。这个问题不仅没有得到妥善解决,主持人老板上台后,罗布还被扇了耳光,受到侮辱,他说,“我想让你做什么就玩什么,否则就不玩了。”

罗柏的微博发布后,不仅引发了粉丝们的大量讨论和转发,也赢得了许多舞台技术人员的支持。

10月4日,著名鼓手刘威在微博上表示,“我会在每次示威前两个月把我的装备清单交给组织者”,指出许多组织者不重视舞台装备,缺乏最基本的调音知识。

10月5日凌晨,知名照明工程师旭川绫子(Asakawa Ayako)也在微博上表示,“需要的是获取预先信息,拥有基本的展示文档”,但距离现在还很遥远。

10月6日清晨,太空圈团队在微博上发表声明,要求yolo音乐节的所有者王小川公开道歉。

经过几轮舆论发酵,王小川的背景逐渐显露出来。据多家媒体报道,王小川是yolo音乐节赞助商蒋小白湖南分公司总经理,并以歌手身份演唱了歌曲《我是蒋小白》。yolo音乐节背后的主办公司很快被撤出。王小川是最大股东,而著名说唱歌手桥牌、功法、大沙和盖的妻子都有股份。

王小川之所以能够获得音乐节的赞助,是因为他以前和江小白酒业有过关系。他开始举办音乐节,并与许多说唱歌手一起开创了自己的表演事业。

事实上,艺术家参与音乐节的主办和投资是正常的,这不仅可以节省运营成本,实现收益最大化,还可以受益于艺术家的身份,对如何做好演出有更深的理解。

然而,在这起恶性事件中,约洛音乐节的组织者并没有体验到他们应有的专业精神。知名券商迟斌(Chi Bin)在vlog中指出,“因为行业不成熟,没有行业标准,存在价值偏差。”这种价值偏差不仅存在于单个绩效组织者中。通常,每个从业者对标准的定义不同,这也隐藏了整个市场的许多隐患。

随着近年来表演行业的不断繁荣,艺术家对其表演质量的要求越来越高,这也对表演产业链的上下游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各种幕后工作人员的声音可以看出,许多国内演出组织者在演出细节上缺乏专业标准,现场演出也缺乏标准的流程系统。

近年来,国内音乐表演事故也屡见不鲜。

由于缺乏培训和标准程序,表演现场也发生了殴打观众的情况。

2018年9月12日,在英国歌手杜阿·利帕的上海演唱会上,许多歌迷站起来想和这位歌手互动。然而,会场保安冲进会场,在没有事先警告的情况下将歌迷拖出会场,并在音乐会结束后殴打他们。即使打人的保安最终被拘留了10天,这一事件也产生了负面影响,甚至引起了外国媒体的关注。

总的来说,为了确保场馆的安全,组织者将与安保公司合作。在表演现场,观众有时不可避免地会因为情绪激动而从座位上站起来。然而,由于对现场音乐文化缺乏了解,原本负责维持会场秩序的保安反而成为制造混乱的一方,这不能说是令人满意的。

除了演出的细节之外,组织者运作和合作中的违规行为往往会导致演出流产,损害艺术家和粉丝的合法权益。

9月28日,张洁创立的星球文化发表声明,取消了与演唱会组织者易天凯的合同,取消了接下来的五场演唱会。此外,声明还指出,组织者欠艺术家钱,艺术家支付音乐会费用,组织者欠许多供应商钱,并未经允许开具发票。

声明一发表,组织者易天凯也出现了财务问题。一些粉丝甚至指出,组织者通过法人周转和股份转换等资本运作盗用了张杰的演唱会资金。

目前,市场上的主流商业模式是艺术家和经纪公司主要负责音乐会设计和安排、艺术家表演、音乐舞蹈表演、前期制作成本等。组织者购买艺术家提供的内容服务时,应当支付一定比例的保证金。根据行业惯例,艺术家应该在每次演出前获得全额报酬。

然而,如果张杰的团队收到任何预付款,组织者很可能会在演出前强迫艺术家支付,以确保演出能够顺利进行。然而,服务绩效的相关供应商在绩效市场的下游处于相对较弱的地位,他们通常仅在绩效结束后才收取费用。

在这次事件中,粉丝们被组织者视为收获的韭菜。组织者试图在没有艺术家许可的情况下向粉丝出售门票。一旦票款进入组织者的账户,退票可能会更加困难。而组织者通过一系列资本运作,真正的负责人可能已经逍遥法外。

此外,还有一些组织者由于缺乏操作经验而未能成功。

2012年,成都大爱音乐节的阵容曾被称为历史上最强的。除了崔健、郑军、陈冠希、韩庚、范晓萱、苏打绿等国内主流歌手,还有英国山羊乐队。不幸的是,大爱音乐节只举行了一次,已经成为业内一个著名的负面例子。

由于主办方预算失控,大爱音乐节投资5000万元,最终欠款约1000万元。其中,大量资金投资于艺术家和设备。据报道,仅英国山羊乐队的差旅费和接待费就超过了100万元。

组织者对艺术家阵容的预算完全失控。与此同时,几个重量级艺术家的费用占成本的一半以上,约3000万英镑,仅依靠票房很难收回这部分成本。同时,主人在招待艺人时的铺张浪费也是预算失控的重要原因之一。

另一方面,组织者不知道当地的情况,也没有控制大量票后黄牛的泛滥。这导致票贩子从全国各地收集捐赠的票并低价出售,从而失去了大量的票房。不仅如此,合作伙伴的工作人员不断向人们收取进入体育场的私人费用,尽管每天有3万到5万人在体育场,但最终的票房收入只有300万元左右。

由于损失巨大,组织者无力支付酒店费用,导致酒店报警,艺术家被困在酒店,数百名工作人员的工资没有支付。大爱音乐节彻底“烂透了”,策划者的声明最终敲定了许多借据。

也有一些组织者,由于艺术家的高成本,想出了各种方法从展览中获取利润,甚至从一开始就在展览上进行虚假宣传。

2016年3月26日,exo音乐会将在上海举行。在演唱会筹备的早期,组织者知道这是一场固定的演唱会,仍然以“exo Personal Concert”的名义进行宣传,以吸引歌迷购买门票,宣传“唱8首歌”。

演出前,组织者没有为艺术家安排彩排,也没有为艺术家提供化妆师和必要的后台用品,如镜子、衣架、熨衣机等。在演出期间,exo下台前上台只唱了五首歌,意识到被骗的歌迷在现场要求退款。不仅会场混乱,在会场外摆摊分发救援物资的球迷也被要求支付数万元。

演出结束后,组织者和代理机构推卸责任。最后,组织者同意给非免费观众半价退款。然而,事实上,由于演出门票很难买到,大多数歌迷从第三方以高价购买门票。传单价格在1000元以上,都是组织者捐赠的门票。场内比赛门票价格提高到4000-6000元。自然,组织者的处理引起了大量球迷的不满。

在组织者努力收获粉丝和降低成本的背后,也反映了目前中国现场娱乐领域利润模式的困境。目前,现场演出的商业模式仍然相对单一,仅依靠票房和赞助收回成本面临巨大的财务压力。

与此同时,能做巡回演出的高素质艺术家的演出成本非常高,组织者缺乏谈判优势,按正常票价销售的利润非常小。因此,组织者只能尽最大努力降低演出成本,压制粉丝。

在早期,组织者利用虚假宣传欺骗粉丝购买门票,并秘密与票贩子联合提高票价从中获利。对艺术家的支持服务保持在尽可能低的水平。由于艺术家没有得到相应的服务,演出质量无法保证。最后,舆论发酵后,艺术家的声誉受损,粉丝没有得到相应的消费者权益,组织者也被文化局列入黑名单。

从演出准备的前期到后期,组织者的问题层出不穷。在这些混乱的背后,是不专业和不成熟行业的组织者。

在过去的几年里,中国的现场音乐表演市场一直在增长。如图所示,2018年中国音乐会的总票房比2013年翻了一番。

一方面,无止境的综艺节目和音乐公司培养了新一代音乐迷。音乐节、音乐会和演出门票的购买者正在大规模增长,市场需求也在增加。另一方面,现场音乐市场充满了混乱,大量新的演出公司和组织者涌入,缺乏运营经验也导致了市场的大量混乱。

虽然性能行业越来越繁荣,但我们发现几乎没有什么性能主机可以称为行业基准。除了组织者缺乏专业精神之外,合作过程中的诚信问题仍然突出,而艺术家和粉丝作为供需双方,是混乱的受害者。这位艺术家的公众形象受损,他也失去了绝佳的曝光机会和表演收益,而粉丝们付出了大量的情感、金钱和时间,却没有交换相应的服务。

在消费升级浪潮下,演出组织者的专业水平仍有待提高,传统的演出行业也面临着从产品、服务到体验的深刻变革。

《钛媒体》作者[介绍:本文是音乐先驱、重印和商业合作的原稿。请联系我们/请联系微信:chumo_01。】

欲了解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 taimeiti)或下载钛媒体应用。

辽宁十一选五 香港六合投注 甘肃快3